南宫成掌中长剑微斜,他木无表情,口中说道:“请!”

  话音刚落,西门光还未回礼,他觉得对方已经化作一道残影,剑光闪烁之间,已袭向自己胸腹。

  这是玉煌剑派的山门剑,西门光曾在落枫学院见过馨妍施展,认得此招乃山门剑的亮剑式。

  这一招本来是整套剑法的引子,待招式用老,后续剑招随之而出,方可连续攻敌,但是在南宫成手中施展出来,竟然同样具备攻击之效。

  西门光的眼神不禁一凝,他吸了口气,铜棍扫出一片漫天棍影,于缭乱的剑光中直接找对方的剑身,欲与对手硬撼真元。

  “铛、铛、铛、铛......”

  一阵大响,南宫成竟然将亮剑式使出了十余种变化,与西门光的铜棍硬碰了数十次,并且将他迫退了几步。

  南宫成一招稍占上风,剑下毫不客气,他右手微沉,在“嗤嗤”的剑气声中,将朗月无云、峻岭横空两记极具攻击性的剑招合二为一,再度向西门光胸腹间强袭,去势极为犀利!

  西门光虽然退开几步,脚下却丝毫不乱,他见对方来得凶猛,这种战法其实深得内心所好,他不避不闪,将铜棍舞成一面金黄色的圆盘,霎时间战圈内风声大作,两人凌厉的真元四溢,射在朝阳殿主设置的屏障上,凭空里现出无数的涟漪。

  南宫成看对方存心以硬碰硬,心中也涌出一股勇悍之气,他清啸一声,长剑直捣中宫,与对方的铜棍圆盘猛烈交接!

  绵密无比的金铁交击声不绝,两人之间的剑光和棍影相合,变成一股刺眼的白光,让观战的众人眼前忽然一亮,然后瞬间又黯淡了下去。

  “嘭!”

  一声大响,并非剑棍相交,而是两人拳掌交击。

  此声响动过后,南宫成凝立原地纹丝未动,西门光却一连退出七八步远方才站定。

  站定后的西门光面色沉着,头顶冒出丝丝白气,院袍下摆有一处明显的裂口,他的眼中警意大增。

  南宫成的双眸闪过一抹异色,适才他连发三记剑招,最后一掌也并未留手,居然只能割裂对手袍服令他后退几步,其余丝毫无损,这让他大感惊讶,心想这妖族的神秘功法果真如此神奇?竟能让普通血脉的妖族少年战力增长到这等地步?

  另外的玉煌三剑看到以南宫成的名声和剑道修为,虽然占了点上风,可是对手却未现出明显的败相,诧异之余心中亦有些不喜,脸色都沉了下来。

  两人互攻三招,换了一掌一拳,为时虽短,却是招招凌厉,馨妍、秋鸿和慕容千帆都为西门光捏了一把汗。

  赵寒煜心中却另有所想,他知道西门光目前只学会了功法,可是并未修习那些强悍的剑法或是其他兵刃法门,只凭雄浑的妖元手持铜棍一通乱打乱砸,以此对抗玉煌剑派的精妙剑法,这便是他的先天不足之处。

  他在心中暗自琢磨,今夜事毕之后,要请秋枫师叔尽快设法去信景阳宗,为西门光求得四师兄的天雷之锤法门,嗯,还得请慕容传信回家,为他搞一把趁手的大锤,不然,哪怕今后遇到相同境界的对手,西门光也会因攻击法门的劣势而落败。

  主持台上的各位大人物均看出西门光落入不利的境地,可是看他战意高昂,战力异常凶悍,自带一身豪勇壮烈的气势,于是都纷纷点头,表示心中的嘉许之意。

  殿内其他学子并不诧异南宫成占据优势,他们十分讶然西门光展现出来的对战水平,尤其是清虚别院的师生,那位院长虽然境界远远高于场间的两人,可是曾为西门光的经脉大为头疼的他,此时仍然惊奇万分,脸上一直是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  那位清虚别院的第一强者柳暝,他曾与西门光有过简单的切磋,当他发现,那个质朴憨厚且又境界战力均属下乘的妖族少年,在短短数月间竟然能够进步到这种程度,心中震撼之余,他不自禁地再次认真看向赵寒煜,目光里又多了些深远的意味。

  此时,南宫成的面色较之先前已经严肃了许多,他将长剑指地,望着西门光的眼神有些阴沉,口中说道:“接下来,我不会再留手,你要小心了。”

  西门光望着对方,心中默念口诀,然后点了点头。

  场内众人看到二人即将再度交手,都停止了交谈议论,静待二人出招。

  南宫成又是一声清啸,身形掠出,瞬间便到了西门光的头顶。

  他掌中长剑带起凄厉的鸣叫声,剑芒微吐,犀利无比地刺向西门光的咽喉!

  “啊?这是混元一气剑?!”

  “不错!是与问天归元剑诀齐名的剑法!”

  “这一招是混沌初开?!”

  “难道,南宫成已经能够使出这种剑法了吗?”

  殿内一些见多识广之辈纷纷惊喝出声,引来更多的惊讶。

  赵寒煜自幼通读典藏,来到落枫学院后又精研剑法,在剑道一途上已经十分渊博,他自然认得这套剑法,也清楚其威力,眼下见南宫成竟然能使出这套玉煌剑派的绝学,他眉头不禁一蹙,有些替西门光担心起来。

  秋鸿看到这一剑的出现,心中暗自猜咐苏阳的境界,不由一凛。

  南宫成这一剑真元尽出,剑意凛然,仿佛在混沌之中划出一道亮光,隐隐有开天辟地的气势!

  这一剑去得如此之疾,如此之犀利,似乎已将西门光牢牢锁定,誓要将他一剑穿喉!

  观战的人群也被这一剑的气势所慑,心中均想,在玉煌七剑果然了得,连排名第五的弟子都能施展如此强大的剑法,其余数位的修为可想而知!

  剑意扑面而至,西门光本已破烂的院袍被剑风刮得猎猎作响,他面上毫无惧色,单手持棍扫向头顶上空,另一只手背在身后,悄悄地结了一个手印。

  剑棍终于相交,发出的响声震得殿内众人耳膜发痛,让人大惊失色。

  南宫成在一刹那间感受到剑上传回的反震之力,心中突觉有异,定眼望去,面前的西门光和铜棍居然没了踪影!

  他大吃一惊,旋即转头,发现西门光居然不知何故竟能转到自己身后六七丈远处,正在微微喘气死死地望着自己。

  “咦?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他躲开了?!”

  “他怎么做到的?!”

  ......

  ......

  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形,主持台上几位大人物都露出惊疑的神色。

  众多学院的教师和学子也是惊讶万分,似乎认为自己看花了眼。

  秋鸿和赵寒煜换过一个眼神,心中了然,各自微笑不语。

  慕容千帆和馨妍不知其中奥妙,有些张口结舌。

  林梧和南源互看一眼,两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  苏阳和身边两位师弟低声商议了数句,也理不清头绪,然后他朝战圈内带着询问目光的南宫成微微摇了摇头。

  西门光喘息方闭,他猛然一声大喝,脚下朝地板猛力一蹬,身形如箭般蹿出,单手持棍横扫而出,击向南宫成。

  一片金色的重重棍影,夹带着令人心悸的猛烈风声,铺天盖地地朝南宫成袭来。

  此时的南宫成心中十分郁愤,要知道混沌一气剑法实在是非同小可,算得上是玉煌剑派的镇派绝学,以他目前的境界修为,充其量只能施展三招,此后真元将会耗尽,一时再无战斗之力。

  适才他为了速战速决,不惜损耗真元使出那招混沌初开,不料破敌未成,那一剑的精气神全都落于空处,还未等他失守的心神回复宁静,真元亦产生了稍微的凝滞,这等状态下立即要面对西门光如疾风暴雨般的强大攻势,让他如何不郁愤难当!

  他一步行错,现在也只能强忍心头的恼怒,持剑暂取守势,见招拆招,暗自调匀体内的真元,然后再伺机反攻。

  西门光连续挥出数棍,南宫成或以巧劲卸力,或以灵巧身法闪避,并不与对方硬拼。

  西门光适才被对手连续逼退,场内虽未发出异声,可他自感脸面无光,此时见对方一味躲闪,已经落入颓势,他心中豪气上涌,手下哪还会容情,当下大声呼喝,体内妖元极速运转,手中棍影如山,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对方席卷!

  一时间,棍影越来越密,风声越来越响,两人脚下十丈方圆内的地板平添了无数裂缝,密密麻麻,让人心惊。

  随着两人真元的不断四溢,那层屏障上的涟漪也越来越密,众人耳中听见西门光高呼酣战,铜棍疾扫猛打,其势状如疯魔,实在威不可挡!

  南宫成在漫天棍影中极力闪避腾挪,如同惊天骇浪中的一叶孤舟,飘摇无定,形势惊险之极,也狼狈之极。

  众人见西门光越战越勇,魁梧的身躯和霸道的气势有如天神下凡,将玉煌弟子逼得十分不堪,俱都情不自禁地欢呼喝彩起来。

  要知道近年来,玉煌七剑的名声实在太过响亮,除了超然隐世的景阳宗之外,其风头甚至盖过了中土绝大多数的少年天骄,众人实在是被压制地狠了,现在好不容易见到其弟子有吃瘪的时候,心中都是欢喜无限,都有出了口恶气的畅快之感。

  赵寒煜等落枫学院的诸人见西门光如此神勇,面上都是一片赞叹之色。

  苏阳等几名玉煌弟子见状,心中虽然清楚南宫成由于凌厉的一剑未果,真元损耗,不得已之下才这般应对,不过他们的面色都相当难看。

  至于南宫成自己,现在更是羞愤难当,他听到众人的欢呼声,心中蓦地升起一股戾气。

  他双眼泛出血红之色,猛然急退七八丈,脱离了西门光的棍影笼罩。

  他不顾经脉尚有滞碍,趁着西门光微微一呆,强行提起所有真元,极速前掠,然后一剑力斩而下!

  (未完待续)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奇热书城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935book.com/book/4948/134/